第五章:劍
5/1439

第五章:劍

  這里是萬古宗劍峰。

  無數的劍插在這座山峰之上。

  如一座座墓碑,整座山峰,皆被凜冽的劍氣籠罩。

  峰上上來了一名女子,一襲純白道袍。

  是那日破了三境,已是四境的趙十三。

  她能聽到無數的劍在鳴叫,在嘯鳴。

  她搖了搖頭,拒絕了這些劍的善意,往峰頂走去。

  尋常弟子,二境便可來劍峰擇劍。

  她卻等到四境。

  她想再來試試那把劍。

  那是小師叔留下的劍,雷劫里淬過身,鋒芒無比,對于趙十三來說,還有特別的意義。

  她希望離那位小師叔,更近些。

  她看到了那柄劍,依舊是在峰頂的位置,靜靜地矗立在那,卻有種說不出的氣質。

  中庸。

  很少有劍會讓人想到這個詞,但這柄劍就如同一位儒家君子般屹立在那,這是君子劍。

  趙十三伸出了手,潔白如玉。

  似是邀約,只是劍不為所動。

  她握上了劍柄。

  幾個呼吸后,卻又放棄。

  哪怕她已有搬山之力,依舊無法拔起這柄劍,她有些苦惱,坐在了劍邊,靠了過去。

  如同依偎著心愛的人。

  “你說,他會不會回來。”

  沒有人回答她,只有滿山的劍在嘯鳴。

  劍在顫抖,趙十三心中微微一動。

  山下來了一個人,也是純白色的衣服,卻不是萬古宗的道袍。

  那是個男人,卻長著如同女子般妖魅的臉。

  “好看。”

  她贊了句。

  葉小為抬頭,微微一笑。

  她有些好奇,這個人身上沒有絲毫靈氣波動,是如何走上劍氣逼人的劍峰的。

  葉小為自然不會回答她的心中所想。

  他看向了那柄劍。

  那柄劍便朝他飛來。

  圍繞著他轉了個圈,似是主人回家,迎接他的小狗。

  葉小為搖了搖頭。

  “我只是來看看你。”

  這話更像是對趙十三所說,可是他依舊看著劍。

  他終究沒有碰劍柄,哪怕那柄劍飛至他的身前,劍柄朝他,像是邀約。

  他示意其回去,那柄劍似乎心不甘情不愿,他苦笑。

  一腳踹在劍上,劍便重新回到了那處地方,插在那里。

  趙十三有些愕然,也只是愕然罷了。

  “它好像等到它要等的人了。”

  葉小為搖了搖頭,隨即席地坐下。

  哪怕這座山峰劍氣縱橫,兩人也未曾有絲毫的影響般,趙十三修為在四境,天資聰慧,也是深受這些劍的喜愛。

  葉小為呢?

  時間太過久遠,有很多的事情他也不大記得了,執劍的感覺,似乎離他越來越遠。

  “我不是它要等的人,至少現在不是。”

  趙十三緊緊地盯著眼前這個男人的眼睛,極為好看,如一潭清泉。

  她的心也安靜下來。

  “你是哪一峰的天驕,我似乎沒有聽過你。”

  她好奇地問道,雖然常年埋身修行,并不大注意宗內的弟子,但天資驚艷之輩,她也有耳聞。

  眼前這人,分明是凡胎一具,卻能自由上下劍峰,那便只有兩個可能。

  一是他隱藏了修為,至少趙十三看不出。

  二是他先天劍體,受這些劍的歡迎。

  她看不出來是哪點,只是眼里好奇色漸濃。

  “你很不錯,這般年輕便已四境。”

  葉小為真實年齡不過才十六,卻對著十七的趙十三指點道,如師長點評弟子,不溫不火。

  “但太過追求于境界的飛躍,并非好事,我希望你能明白。”

  趙十三不為所動。

  “哪怕是數百年前的那人,天資艷艷,不也泯于天劫。”

  趙十三眼里開始帶起了敵意,她自然知道葉小為說的那人,就是她的小師叔。

  “你不配評論他。”

  她眼里開始帶著厭惡,仿若葉小為玷污了她心中最驕傲的存在。

  “不論萬古宗怎么去圓他,怎么去說他證道成功,由圣飛仙,但明眼人都知道,他隕落了,否則他自己的劍,為何不帶走,而是留在這光禿禿的山峰。”

  趙十三想要開口辯解,卻突然被打住,她發現的確是這樣。

  如果小師叔活著,為什么不取回他喜愛的劍。

  “小師叔沒有死。”

  她只能這般說道,看向了旁邊的那柄劍。

  “他可能的確沒死吧。”

  葉小為起身,下山。

  再不看那漫山遍野的劍,真正的劍在他心中只有一把,他已經見到了。

  當彎月直掛天際,他才回到望天峰的洞府,玉華不在,洞府內更顯冷清。

  他在竹椅上躺了會兒,思緒又開始迷亂起來。

  他可以感受到天地間的靈氣,只是這靈氣如風一般。

  而他更像是在風中一棟破爛的木屋,風從中穿過,并未停留。

  他閉上了眼,進入了一處小天地。

  那是如玉華還有其他修士一般,體內都會存在的小天地。

  只是葉小為的這一處小天地,沒有河流,沒有異象圓月。

  唯有一顆枯樹,一口枯井,一座破爛的木屋。

  葉小為探查了井底,才發現了一滴水。

  他將水凝煉而出,滴在了那棵枯樹之上。

  水滴轉眼便消失,只是枯樹還是枯樹。

  他嘆了口氣,睜開眼睛,便回到了洞府。

  身上不知何時披掛著一件毯子,玉華靜靜地躺在床上,呼吸均勻有力。

  他靠了過去,手慢慢撫上那處柔弱的腰肢,輕輕地抱住。

  哪怕老天不讓我爭這一世天命,我已然夠本。

  夜深了,玉華輕輕地扯了下他的手,似乎放在腰間很不舒服,而是把葉小為的手往上挪了挪。

  于是,他的手便感受到一處柔軟,溫熱的……小山峰?

  第二日葉小為迷迷糊糊地睜開眼,便是看見玉華有些慍怒泛紅的臉頰。

  他的手下意識地抓了抓。

  一聲尖叫震破天地。

  葉小為訕訕地抽回手,回了個白眼。

  “少爺是冤枉的,昨夜你二話不說,爬上本少爺的床,還將少爺我的手,強行拖到你的……你的胸脯上……”

  葉小為越說越委屈,玉華的臉卻在極速的變幻著。

  由紅轉青,由青轉黑。

  “少爺你不要說啦,我有事要跟你說。”

  兩人就在被窩里,面對著面。

  葉小為愣道。

  “什么事。”

  “少爺你也要修行……”

  “我懶得,再說他們不都說了少爺沒有道根,沒有修行的命嘛。”

  玉華臉色黯淡下來。

  “可是我昨日聽師尊說,有些人縱使沒有道根,天資平平,依舊憑著努力,成功入境了呢。”

  葉小為點了點頭。

  玉華以為他答應了,嘻嘻一笑。

  “而且少爺,我會努力修行,然后找到治好你病的方法的。”

  葉小為還是點頭。

  “我今天還要回去修行,晚上再來噢,師尊不許我出峰,我是偷偷跑出來的,嘻嘻……”

  “快回去吧。”

  玉華趕忙起身,快速的整理了下衣衫,頭發隨便的梳理了幾下。

  “我走啦。”

  隨即又一停,轉身說道。

  “師尊說還有半月便是試劍大會,如果能在那天前入境,就有參加的資格噢,到時候就能去各峰修行啦,少爺你要加油,我在天璇等你,嘻嘻……”

  隨即她才如個孩子般蹦蹦跳跳地出去。

  葉小為無奈地嘆了口氣。

  在那天晚上,卻沒有再看到玉華。

  第二晚,玉華依舊沒有來。

  竹椅上有根竹子斷了。

  葉小為便找了把柴刀,去后山伐根竹子修補竹椅。

  這是第三夜,清冷的月光透過洞府的天窗,葉小為躺在竹椅上。

  玉華弓著腰推開了門,看到葉小為便嘻嘻一笑。

  她又爬上了床。

  整個人裹進了被子里,只露出個腦袋,望著葉小為。

  葉小為搖著竹椅,透過窗臺看到了那處天空。

  他終于有好好想想,該以何種態度活著。

  她看到了玉華手臂上的傷。

  便笑道。

  “別藏啦,是你那好師尊干的?”

  玉華嘻嘻一笑,瞇著眼睛。

  “沒事就別來了,好好修行,月圓的時候來一次吧。”

  “師尊他沒有惡意啦,只是怕我不專心修行而已,少爺你別在意。”

  “疼嘛?”

  葉小為語氣極為平靜,如灑在他臉上的月光。

  “不疼。”

  “少爺都沒有打過你,他太把自己當回事了。”

  “少爺,真的沒事啦,師尊還教了我很多有用的法術呢,嘻嘻……”

  “嗯……”

  葉小為應著,閉上了眼睛,似是要進入夢鄉。

  他有來到了那處天地中。

  枯井、枯樹、木屋。

  枯井里泥縫中,有兩滴水。

  他將水凝煉而出,澆灌在枯樹根上。

  他就如同一個誠懇的園丁般,每日如此。

  不知何時,那枯樹上吊著的枯果,似乎微微一震。

  只此一震,整個天地間卻如同平靜的湖面中,投下了一顆石子,掀起了陣陣波紋。

  葉小為看著那棵枯果,笑了。

  在往常流逝的歲月里,這里本應有條大江,木屋也非木屋,而是一座府邸,那棵樹,本生機勃勃,結出無數道果。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玄幻小说排行榜 安徽十一选五专家推荐 独生子 身体不好 也不是很会赚钱 足球竞彩网 中国体彩河北11选5 网购软件靠什么赚钱 今天湖北十一选五一定牛 网上棋牌真的假的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直播现场 gta5如何快速赚钱ol 宝妈手机赚钱项目 四川金7乐官方下载 贴隔热安全膜赚钱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