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五十六章 陽陽生病了
955/1236

第九百五十六章 陽陽生病了

  或許是劉子夏的話刺激到了這些水軍團體,他們不光沒有去主動刪除帖子,也沒有去道歉、賠償,反倒是更加瘋狂地去爆有關劉子夏的黑料。

  對于李夢一的那些黑料,倒是止步當前,不再增加了。

  似乎是用那種無中生有的捏造,再配上一些其他事件的真實信息,用上癮了。

  一時間,網上關于劉子夏的,那些看似特別真實,好像有據可查的黑料,沒有任何征兆的,呈幾何倍數的狂增起來。

  本來,那些普通的網友們,之前為了博取公眾的眼球,學著水軍們的法子,開始黑劉子夏,并且還整得挺像模像樣的。

  因為昨天劉子夏新聞發布會的直播,這些普通的網友們認識到劉子夏這是要來真的,所以在直播結束之后,就準備刪掉自己發布的有關黑劉子夏的帖子。

  可是當他們看到各大網站上有關劉子夏的黑料,不減反增的時候,突然覺得帖子刪不刪地,似乎也沒有什么必要了。

  他們覺得劉子夏就是在虛張聲勢而已,本來就是法不責眾的事,難道你還能真把所有黑你的爆料人,全都告到法庭上去嗎?

  所以,這些普通網友們就不再去刪除自己發布的帖子,當然也不繼續再增加了。

  至于各大網站,他們算是和劉子夏達成了協議。

  除了優帥視頻之外,各大網站的編輯部門,除了在繼續整理新聞發布會的內容之外,還專門分出了內容部門去全力刪帖。

  可各大網站內容部門的工作人員們,才多少人?

  面對層出不窮的,針對劉子夏的黑料,他們就算長著八只手,都刪不過來。

  很明顯,各大網站不相信劉子夏有心思去告他們,想要把他往死路上逼!

  ……

  一晚上,劉子夏、李夢一睡得很踏實。

  到了凌晨5點鐘的時候,天也就剛蒙蒙亮,在兩個人的臥室中,傳來了嘹亮的哭聲。

  “哎,這小家伙老實了一晚上,大清早地倒是開始鬧騰了起來。”還在睡覺的劉子夏睜開眼睛,笑著撓了撓頭發。

  躺在劉子夏身邊的李夢一也睜開了眼睛,說道:“知足吧,這小家伙可比剛落生的時候老實多了,你再睡一會吧,我去看看他。”

  一邊這樣說著,李夢一半坐了起來,穿上睡衣就走到了放在旁邊的嬰兒床旁邊。

  “哇哇哇……”

  在嬰兒床上,已經長得白白胖胖,頭發也挺黑亮的小陽陽,正兩手兩腳胡亂地揮舞和亂蹬著,眼淚嘩嘩地往外流,那小模樣是真地挺招人疼的。

  “哎呦呦,我的小寶貝,這是怎么了呀?”

  李夢一看了看陽陽的尿布,然后就把小家伙抱了起來,一邊搖晃著他,一邊說道:“是不是餓了啊?別著急,媽媽馬上喂你……”

  說到這,她就準備喂陽陽。

  誰知道小家伙根本就不配合,反倒把李夢一往外推了起來。

  劉子夏半坐了起來,說道:“不是餓了,那是不是尿了或者是拉粑粑了?”

  “也不是啊,我剛剛看了尿布,挺干的啊!”李夢一搖了搖頭,說道:“會不會是做噩夢了,我哄哄他,看看能不能把他給哄著了。”

  李夢一說著開始哄起了小家伙,她嘴里一邊哼著搖籃曲,一邊搖晃著小家伙,想要把他給哄著。

  可她越是這樣,陽陽就哭得聲音越大,小手就越開始亂揮。

  “哎呀,不行啊!”李夢一有點急了,說道:“陽陽從沒有像今天這樣過,他是不是生病了啊?”

  劉子夏噌地一下從床上躥了起來,三步并作兩步地來到李夢一身邊,伸手摸了摸陽陽的額頭,沒發現有多熱,于是又伸手去摸他的手腕。

  摸了老半天,也沒摸出什么脈象來。

  李夢一也是病急亂投醫了,她說道:“子夏,怎么樣啊?陽陽是不是病了?”

  “這個……”劉子夏有些煩躁地抓了抓頭發,說道:“我,我也沒摸出來。”

  別看劉子夏出身于醫學世家,可實際上就是個半吊子,成年人鬧個尋常病,他或許能夠摸出來,但是對于兒科還有婦科,還是不太行的。

  更何況嬰兒的經脈和成年人的經脈是有一定區別的,他摸不出來很正常。

  “不行直接送到醫院去吧!”李夢一急切地說道:“總是哭,也不行啊!”

  “去什么醫院?”劉子夏眼睛一瞪,說道:“我摸不出來,咱爸還摸不出來嗎?再說孩子為什么哭,咱們應該能看出來,我去找爸媽!”

  話音才落地,劉子夏穿著個大褲衩子,光著膀子就沖出了房間。

  看來他是真急了,要不然也不可能連件上衣都不穿。

  過了都還沒有1分鐘呢,穿著睡衣,還有些睡眼惺忪的劉樹人和王文靜,就被劉子夏給拉到了客廳里。

  “不是,小夏,這一大早地你瞎折騰什么啊?”劉樹人揉了揉眼睛,問到:“你小子是不是找收拾呢?”

  劉樹人這剛當上他們醫院的院長,最近院里需要處理的事情很多,昨天晚上他凌晨1點了才休息,這會兒還迷迷瞪瞪地呢!

  “樹人,怎么說話呢?”王文靜哭笑不得地掐了劉樹人一把,說道:“小夏都多大了,你還想收拾就收拾啊?”

  “爸、媽,你們快看看陽陽,他這是怎么了?”

  劉子夏沒在意兩人剛剛說了什么,一臉急切地指著陽陽,說道:“從剛剛開始,他就一直在哭,不是餓了,也沒有拉尿啊?”

  “哇哇哇……”

  陽陽在李夢一的懷里,還在放聲大哭著,小嘴巴張得老大。

  “哎呦,陽陽這是怎么了?”王文靜一看寶貝孫子這模樣,心疼地不得了,連忙從李夢一的懷里把孩子給接了過來。

  陽陽是很喜歡奶奶的,以往一到了王文靜的懷里,小家伙就會咯咯笑起來。

  這回不一樣了,哭聲還是一點都沒有減弱。

  “不餓,也沒有拉、尿?”劉樹人神色一怔,然后快速地伸手給陽陽把起了脈。

  屋子里的所有人,齊刷刷地看向了劉樹人,連大氣都不敢出。

  大概過了有1分鐘左右,劉樹人說道:“這兩天陽陽通便的次數是不是少了?而且喝水也不多?”

  “是。”李夢一想了想,說道:“特別是昨天,我想喂他喝點水,他一直在往外推我。”

  “這是外感發熱。”劉樹人說道:“發燒了,我去拿體溫計再試試。”

  盡管劉樹人是中醫世家的傳人,但是對西醫還是很熟悉的,畢竟他學的就是臨床醫學,還是國內知名的心外科專家,對西方的科學儀器還是很信任的。

  從側臥拿出來一個嬰兒專用的體溫計,劉樹人給陽陽測試了一下體溫。

  過了一會,看了看電子顯示屏幕上的數字,37.5°!

  對嬰兒來說,超過37.2°就是發燒了,一般這個狀態下的嬰兒會一直哭鬧個不停,不管是誰來安慰,怎么哄都不會有用的。

  “發燒?”劉子夏眨了眨眼睛,說道:“不可能啊,我怎么沒摸出來?”

  “你能摸出來才見鬼了!”劉樹人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,說道:“你小子那時候成天就知道搗鼓音樂,哪學了多少家里的東西?”

  “呃……”劉子夏愣了一下,說道:“那個……爸,現在陽陽怎么辦?”

  “你去把空調關了,打開窗戶,讓家中的空氣流通起來。”

  劉樹人指揮起了眾人,說道:“文靜,你去準備一下溫水,給陽陽用溫水擦拭一便身子,夢一你給陽陽找兩身單薄一點的衣服,我去給陽陽配點退燒藥。”

  聽了劉樹人的話,一家子人都變得忙碌了起來。

  李夢一、王文靜他們還好說,只是在屋子里面折騰,但是劉樹人就不一樣了。

  劉家自己的藥房在前院,前院和中院有門連著,那門是老式的大門,一推就咯吱、咯吱地向。

  所以,當劉樹人匆匆跑過去的時候,驚動了另外幾房的人,劉立人、劉正人還有劉伊人他們全都醒了。

  “二哥,你這忙活什么呢?”劉伊人從門里探出頭來,說道:“一大清早的,你倒是小點聲啊,我們還想多睡會呢!”

  “是啊,二哥。”劉正人穿著睡衣走了出來,說道:“昨天中午、晚上的,你喝得也不少啊?怎么不多睡一會啊?”

  “陽陽發燒了,我去給他配點退燒藥!”劉樹人擺擺手,說道:“你們繼續睡吧,我這馬上就完事了。”

  “啊?陽陽發燒了?我去看看!”劉伊人說這,回去換起了衣服。

  另外幾房的人也跟著忙碌了起來,一起去看小家伙。

  ……

  又是用藥,又是給小陽陽洗澡的,這幾個小時折騰下來,到大概8點左右的時候,陽陽總算是退燒了。

  喝了劉樹人配置的藥,陽陽這會躺在嬰兒床上呼呼大睡了起來。

  劉樹人的院子里,劉立人、劉正人、劉伊人、劉素人,除了劉家老爺子沒在之外,劉家的第二代全都擠在這。

  “大伯,真是不好意思,一大清早地就麻煩你們過來。”劉子夏給在場的長輩門端茶送水,臉上有點不好意思起來。

  “小夏,跟我們你還客氣什么?”劉伊人大大咧咧地說道:“一人得病,全家出動,這都成咱們老劉家的習慣了。”

  “是啊,小夏。”劉立人點了點頭,說道:“咱們一家人,不用那么客套!”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玄幻小说排行榜 中石化股票融资的成功 买六肖稳赚方法 128捕鱼电玩城 七乐彩票走势图片 pk10五码技巧公式 杭州麻将规则100张 养猪与养牛那种赚钱 快递自己做老板赚钱吗 甘肃快3走势图 股票融资风险_杨方配资开户 3d组三复式怎样为中奖 极速十一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