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三十一章 屬于蘇諾的愛情
632/1236

第六百三十一章 屬于蘇諾的愛情

  在客廳的沙發上,放著一個粉紅色的兔子書包。

  月月跑到粉色兔子書包旁邊,伸手進包里,不停地掏啊掏的,然后就見一朵足有成年人拳頭大小,通體呈現大紅色的花朵,從書包里被月月拽了出來。

  “爸爸,看,這就是老師給我的獎勵呢!”

  月月一邊把大紅花往劉子夏身前遞,臉上一邊一反剛剛害羞的小表情,變得傲嬌起來。

  如果非要用幾個字來形容月月的話,那就是三個大字:‘快夸我’!

  看到這朵大紅花,涵涵的臉上也出現了羨慕的神色。

  小家伙嗎,也是比較向往這種榮譽的,所以涵涵特別渴望這朵大紅花是屬于她的。

  就像月月所期待的那樣,劉子夏蹲下身子摸了摸月月的小腦袋瓜,然后笑著夸獎道:“我家月月真棒,爸爸真為我家月月開心!”

  “嘻嘻!”

  月月很享受地瞇上了眼睛,小腦袋瓜下意識地在劉子夏溫暖的大手下蹭了蹭。

  麻將桌旁,看到這一幕的李夢一,莫名地有些吃味兒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是這樣,反正就是看到劉子夏對月月作出那種動作,或者月月對劉子夏做出那種表情的時候,李夢一就是有那么一丟丟的不舒服。

  或者說,這只是一種單純地吃醋吧!

  吃劉子夏的醋,也吃月月的醋,總之就是很復雜!

  “月月,你怎么回家之后也不告訴媽媽啊?”李夢一故意板起了臉,說道:“媽媽也想第一個知道這件事呢!”

  “人家不是想要讓爸爸和媽媽同時知道嗎?”

  月月那烏溜溜的大眼睛轉了轉,突然很天真地說道:“我想把這種喜悅,同時帶給媽媽和爸爸!”

  月月的情商特別高,她把大紅花拿出來的時候,劉子夏和李夢一剛好在一起出現,所以月月這么說也是事實。

  這小家伙!

  聽到月月的回答,就連程思琪她們三個都笑了起來。

  李夢一更是一下子沒了脾氣,這小家伙真是……太招人稀罕了!

  “哎,老三你回來了,你們家冰箱里的水果、點心可真多啊,就這車厘子這么新鮮,我想買都買不到呢!”

  就在這時候,蘇諾這個沒出息的東西,正端著果盤以及一些點心,從一樓寬闊的廚房了走了出來。

  瞧見劉子夏,他先是打了聲招呼,然后就很有目的性地走到了兩個女人中,那個眼角有著一顆美人痣的漂亮女人身邊,說道:

  “姍姍,吃不吃水果啊?來,吃個提子吧,沒有核,可甜了!”

  看蘇諾臉上那模樣,劉子夏是真想一腳踹過去,太特么地賤了,以前怎么沒發現這貨這么不要臉啊?

  那個漂亮女人很理所當然地張開嘴,讓蘇諾喂了她一個提子吃。

  關鍵蘇諾竟然還那么理所當然地去做,做完之后臉上還出現了特別感恩的表情。

  這特么地不是賤,是什么啊?

  沒錯,這名女性就是李姍姍,李夢一的閨蜜。

  其實李姍姍也是最近才回國的,因為公司拓展業務,她被派回華夏內陸,擔任大中華區的執行副總裁。

  這個職位對于任何人來說,都是一個很大、很不可高攀的職位。

  特別是這個女人才二十七八歲,這個年紀,簡直可以說是女強人的典范了。

  不過對劉子夏來說卻沒有什么,都是一樣的人,為什么非得低看誰一頭、高看誰一頭呢?

  劉子夏還覺得蘇諾和李姍姍很合適,知根知底是一個方面,另外就是憑蘇諾的條件,完全能夠配得上李姍姍。

  而且,看目前李姍姍的表現,似乎并不抗拒蘇諾的獻殷勤,這算得上是一個好現象。

  “喂,那個小胖子,我也很想吃呢!”

  坐在李姍姍對面的另外一名女性,突然張口說道。

  這個女人名叫崔苒,是華夏戲劇學院聲樂系的老師。

  算起來,她和李夢一還是大學同學呢,而且關系一直以來都很不錯,她大學畢業之后就上了本校的研究生,現在留校做了老師。

  平時和李夢一聯系最多的,其實除了她圈子里的朋友們之外,更多的就是這位崔苒了。

  畢竟李姍姍之前常年在國外,李夢一就算想和她聚聚,那也得她有時間才行。

  蘇諾扭頭看了崔苒一眼,說道:“冰箱里還有好多呢,苒姐你自己去拿吧!”

  “嘿,我這小暴脾氣哎!”崔苒黛眉豎了起來,當場就爆發了。

  這家伙就算喜歡別人,也表現得太明顯了一點吧?

  劉子夏搖了搖頭,剛要說話,崔苒那邊已經開始發飆了:“哎,我說子夏,這可是你手底下的員工,你就不管管?”

  “就是,再說你也真能躲,一出去就是一天。”程思琪跟著抱怨了起來,“到現在才回來。”

  “蘇諾可都告訴我了,你就是不想見我們,不想給我們做飯。”李姍姍這個時候也站在了程思琪他們這邊。

  好嘛,李夢一的幾個閨蜜本來是要教訓蘇諾的,結果卻把注意力給轉移到了劉子夏身上,開始了聲討。

  看到這一幕的蘇諾,在一邊偷偷笑了起來。

  心說:真好,總會有背鍋俠出現!

  劉子夏瞪了在一邊訕笑的蘇諾一眼,這家伙見色忘友,直接把自己給賣了。

  “嗨,我這不是忙嗎!”劉子夏陪著笑,說道:“再說了,你們以為蘇諾是自己想回來的?還不是我今天特意放他過來伺候你們這些姑奶奶的,怎么,還不領我情嗎?”

  嗎的,許你做初一,就許我做十五!

  劉子夏才不管蘇諾在那邊擠眉弄眼地班苦瓜臉,兄弟嘛,就是在需要的時候,能夠幫到自己,就算坑他一把,也不會介意的!

  “算了,算了,原諒你了!”李姍姍伸了個懶腰,說道:“幾點了?啊,都已經九點半了,我也該回家了。”

  另外一名青年女性也站起身來,說道:“我也走,明天還得給學生們上課呢!”

  “你們既然都要走,那我也回家睡覺了。”程思琪慢悠悠地站起身來,一邊朝涵涵招手,一邊說道:“涵涵過來,跟媽媽回家了。”

  小姑娘快步走了過來,很懂事地拉住了程思琪的手,小身子骨拖著她。

  “今天晚上就別走了!”李夢一慢慢站起身來,說道:“咱們難得能夠聚上這么一次,你們還不好好陪陪我,現在就要走啊?思琪姐你也是,就住隔壁,還回去做什么啊?”

  “這個……我離著近,還是回家吧。”程思琪說道。

  “思琪姐,咱們都好長時間沒在一起聊天到天亮了,你們今天都在我這睡,別走了。”李夢一特別誠懇的地挽留她們。

  “那行吧,我不走了,反正我離著近。”程思琪想了一下,又重新做回到了椅子上。

  “呃……”

  李夢一這么熱情,讓李姍姍和崔苒猶豫了。

  “沒事,咱們家里房間多,再說我也可以去星哥家里住,我想他不會轟我出來的。”劉子夏也適時地說道。

  “好吧!”李姍姍和崔苒相互對視了一眼,同意了下來。

  “那我也不走了!”?蘇諾幾乎是脫口而出。

  劉子夏有些無語地看著他,過了好一會才說道:“連我都不在家里住,你說你一個大老爺們留下干啥?”

  “這個……”蘇諾臉變得紅彤彤地。

  叮鈴鈴!

  這個時候,救命稻草來了,蘇諾趕緊掏出手機看了一眼,上面顯示的名字是唐一帆。

  姐姐,你可真是我親姐姐啊!

  蘇諾趕緊接起了電話,說道:“一帆姐,怎么了?”

  電話那頭的唐一帆有點不適應了,蘇諾這小胖子什么時候變得這么熱情了啊?

  這個念頭只是在腦袋里閃了一下,唐一帆就搖了搖頭,說道:

  “我記得你上午的時候,不是說要去劉總家里嗎?你現在在哪呢?還在劉總家里嗎?”

  “在啊,怎么了?”蘇諾下意識地看了劉子夏一眼。

  “你把電話給他,我有點事要跟他說。”唐一帆很快說道。

  蘇諾有點無語了,他說道:“一帆姐,不帶這么欺負人的,你說你找老三,給我打電話做什么啊?”

  “他手機顯示關機,我不給你打給誰打啊?”唐一帆沒好氣地說道:“趕緊地啊,我這邊事情比較急。”

  “好!”蘇諾是兩頭惹不起人,所以只能一邊應著,一邊把手里的電話遞給了劉子夏,“老三,是一帆姐,找你的。”

  “唐總,他怎么不給我打電話啊?”

  劉子夏有些疑惑,不過他也沒過多得去細想,就接過了蘇諾手里的電話,說道:“唐總,有什么事嗎?”

  幾個人從‘姜家宴’分開到現在,才剛過了一個多小時。

  如果是有事,那也只能是合同上出問題了,至少劉子夏是這么想的。

  “喂,劉總,你還記得前段時間,有水軍頂著你粉絲的名號,罵高曉輝的事情嗎?”唐一帆說道。

  “記得啊!”劉子夏很自然地點點頭,說道:“就是一周之前,我記得當時咱們還在我的粉絲后援團,查了一下是不是咱們團里的粉絲們呢。”

  “那你還記得,當時答應方靈,會舉辦一場粉絲見面會嗎?”唐一帆試探著問道。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玄幻小说排行榜 重庆彩组选包胆 彩票网站源码 28彩票骗局 赢永久免费计划版app全 哪里有天津11选5的平台 排列三走势图201走势图 福建时时计划群 pk10赛车直播网址 幸运飞艇1—7雪球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五星走势图彩经网 麻将骰子的点数怎么看 pk10为什么一押大就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