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章 快,救人!
521/1236

第五百二十章 快,救人!

  小安鎮位于河漠市西北部,是最鄰近俄羅國的小鎮之一。

  連續下了兩天兩夜的大雪,盡管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好幾天,但是嚴冬的太陽,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熾熱,積雪也沒有化。

  被積雪壓塌一半的房屋廢墟上,有許多軍人在廢墟里面扒拉著,清理著里面的東西。

  盡管這些軍人全都穿著厚厚的軍大衣,戴著保暖的軍帽,手上也戴著略顯臃腫的棉手套,但是他們的臉還是被凍得通紅通紅的。

  “兄弟們,都加把勁,咱們不僅要能搶救下居民的生命,他們的財產安全,也同樣要保證!”

  站在最高的最頂上,正賣力地和戰士搬梁木的青年人,是東關軍區雄鷹團尖刀連的連長王建利。

  他揉了一下差不多快被凍僵了的鼻尖,大聲地沖著自己連對的戰士們喊了一嗓子,哈出的熱氣很快就凍成了冷氣。

  “連長你放心,我們絕對能保證好居民的財產安全!”

  正在清理著廢墟的所有戰士們,齊刷刷地抬起頭來,向連長王建利下著保證。

  “好,讓我們再加把勁,清理完這個,原地休息。”

  王建利一看連隊的兄弟們這么給力,興致頓時就更高了,直接甩開膀子,猛地把屋頂上的梁木往上一抬。

  咕嚕嚕!

  就像是滾雪球一樣,梁木順著被埋在雪里的三分之一屋頂,直接滾了下去,落在院里的積雪中,看不到影子了。

  有次就能看出來,這兩天兩夜的雪,時下得有多大了。

  這個時候,因為房頂的梁木沒了,只剩下三分之二的屋子里的情況,也總算顯露了出來。

  因為下大雪的時候,整個屋子就被壓塌了將近一半,這會兒屋子里面全都是雪,而且黑黢黢、冷颼颼地,一點光亮都沒有,什么也瞧不見。

  王建禮和剛剛幫助自己抬梁木的戰士曹戰打了個招呼,然后直接從房頂跳了下去。

  等安全落地之后,就點開頭頂的探照燈,開始在屋子里找東西。

  這么多天過去了,小安真的人其實早已經被救出來了。

  下大雪的時候,屋子里都有一些應急的東西,所以在人身安全方面,其實是沒有遭受什么損失的。

  甚至就連那幾名因為疾病臥床不起的老人,也都他們的親人給搶了出來。

  但是小鎮居民的個人財產損失,那就比較嚴重了。

  除了大部分的房子被大雪給壓塌了之外,屋子里里面的家電也基本都不能用了。

  那么剩下的,就只是一些銀行卡、存折什么的了。

  這些東西是小安鎮居民后半輩子的希望。

  負責救援的軍隊,最近這幾天其實一直干地就是幫助小安鎮的居民,找銀行卡、存折,挽救居民的財產損失。

  轟!

  “不好,連長,快躲開點,屋子要二次坍塌了。”

  正在屋頂往下探看著的曹戰,突然聽到了一聲輕響,緊接著腳下的房屋就晃動了起來。

  那名士兵只來得及往下面喊了一句話,然后整個人就落了下去。

  然后,積雪以及一下面掩藏的剩下的屋頂,直接就整個往下一沉,砸進了屋子里面。

  “曹戰,連長!”

  “快快快,快去找人過來幫忙,連長和曹戰還在下面呢。”

  “連長,曹班長,你們一定要撐住啊……”

  畢竟積雪還沒有化,鈉屋頂上面的積雪也比較多,盡管做了一定的支撐措施,但是房屋出現二次坍塌的情況很多。

  所以,當看到曹戰直接掉下去的時候,周圍還在清理廢墟的戰士們,全都焦急了起來。

  有著急地在原地繼續清理廢墟的,有跑到遠處去找人的,也有大聲喊兩人名字的……整個現場徹底亂了起來。

  “怎么了,你們這是?”

  這個時候,打從不遠處走來了大概五十多人。

  這些人,一個個全都穿著厚厚的羽絨服,腳上也穿著厚實的毛靴子……反正就是整個人包裹地嚴嚴實實地,根本看不出來是誰。

  走在前面的,一個看起來得有一米八多高的男人,上前問了一句話。

  一名正低頭,奮力扒拉著土的小戰士,急得都要哭了。

  他一邊刨動著,一邊帶著哭腔地說道:

  “俺,俺們團長,還有曹班長,剛剛在清理房子的時候,掉下去、被磚石給埋了……俺要把連長還有班長救出來。”

  “有人被埋在里面了?”

  聽到這話,剛剛問話的那名男子二話不說,直接擼起袖子,跟在小戰士的身邊,一起扒拉起了廢墟。

  后面的那些人也是有樣學樣,全都不繼續往前走了,開始跟那扒拉著雪、墻磚……以及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。

  等到剛剛跑出去叫人的那名戰士,帶著一大票穿著軍裝的戰士趕回來的時候,卻發現這邊已經被清理出來了一部分。

  這些人的清理,其實還是很有針對性的,直接往門口的方向扒拉,畢竟,破門總比破墻要容易地多吧?

  一群人熱火朝天地干了得有多半個多小時,大門總算被打開了。

  然后里面的情況也顯露了出來。

  剛剛自己跳下來的王建利,以及掉下來的曹戰,一個被砸進了雪里,另外一個被埋在了磚瓦里。

  “連長、曹戰班長,快醒醒!”

  “醫護兵,醫護兵呢?怎么還沒過來?”

  “還有心跳,應該沒事,肯定不會有事的……”

  當把兩個人從廢墟里面刨出來的時候,兩人全都雙眼緊閉,呼吸倒是挺勻稱的,就時不知道骨骼以及五臟六腑,有沒有受傷。

  “謝謝,謝謝你們。”

  看到醫護兵用擔架抬著兩個人走遠了,雄鷹團的團長韓在天,甩了甩手上的積雪,向這些剛剛幫助他們救援王建利和曹戰的人,表示感謝。

  “這位同志,你客氣了,這是我們應該做的。”

  還是剛剛問話的那名男子,他摘掉手套,和韓在天握了握手,說道:“請問救援指揮部怎么走?”

  “救援指揮部?”韓在天愣了一下,說道:“對不起,這位先生,我們的救援指揮部,是不對外開放的。”

  韓在天這是把對面這些人,當成平時的救援隊了。

  說起來也是,救援指揮部里的人,除了東關軍區的高層之外,就是黑省以及河漠市的高層領導。

  怎么可能對外開放呢?

  “對。”男子點點頭,說道:“我們已經和東關軍區的賀副司令員打過招呼了,不相信的話,你可以向上級詢問一下。”

  “好,麻煩您稍等一下!”畢竟這幫人剛剛救了他手底下的兵,于情于理都應該詢問一下。

  走到一邊打了一會電話,韓在天就走了回來,臉上帶著興奮和激動地神色,向剛剛那人問道:“請問,您,您是劉子夏劉先生嗎?”

  男子摘下了眼鏡和口罩,露出了隱藏起來的面容。

  嘿,不是劉子夏還能是誰?

  收起口罩和眼鏡,劉子夏搖了搖頭,說道:“看來,最后還是沒瞞住啊!這位同志,你好,我就是劉子夏!”

  “對不起,劉先生。”

  看到劉子夏這張特別有辨識度的臉,韓在天向劉子夏道歉道:“我不知道是您,剛剛多有得罪,還請您不要在意。”

  “沒關系,我的錯,也怪我沒把話說清楚。”劉子夏連連擺手,說道:“現在可以帶我們過去了嗎?”

  “哦,可以,劉先生請跟我來。”韓在天回過神來,領著劉子夏他們往鎮子外面走了過去。

  怎么說,也是救災指揮所,如果不放在相對來說安全一點的地方的話,他們連自己都救不了,還救什么小安鎮的居民們啊?

  ……

  指揮所其實就是一個毛氈帳篷,很想蒙古包的樣子。

  畢竟這里是河漠,是華夏最冷的地方,如果只是普通的帳篷,怕不會起到保暖的效果。

  一頂蒙古包一樣的帳篷,里面的氣溫才能升上來。

  “哈哈哈,沒想到這么快他們就來了,還真是給我驚喜了。”

  賀文雄在臨時搭建的指揮部里,來回在原地走動著,臉上的開心掩飾不住地流露出來。

  “副司令,你在說什么?是誰給你驚喜啊?”

  一名穿著綠色的軍大衣,整個人看起來很壯實的中年男子,充滿好奇地詢問道。

  “高明,好事,是好事啊!”賀文雄哈哈笑著說道:“你這幾天都不看新聞的嗎?”

  “新聞?什么新聞?”高明感到很奇怪。

  這幾天他都快忙壞了,哪里還有時間去看新聞呢。

  賀文雄愣了一下,沒好氣地說道:“別告訴我,你連新聞聯播都不看啊?”

  “不看啊!”高明搖了搖頭,說道:“我都快忙死了,一天天睡醒了就是忙救援,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,你讓我睡覺的時候看新聞嗎?”

  “就是啊,賀司令,你什么情況?”

  救援指揮部里,除了賀文雄、高明之外,還有其他人,比方說東關軍區副參謀長關小樓,河漠副市長白超。

  這幾天,他們也很忙啊。

  除了救援工作之外,還有很多自己應盡的義務需要處理,就連看新聞聯播都成了奢侈。

  所以,他們也很好奇,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  “嗎的,我就沒話跟你們說!”賀文雄罵了一句街,說道:“走了,我去外面等他一會。”

  “那行,我也去。”

  “我這好奇心也上來了。”

  “一起過去看看……”

  屋子里的幾個人的好奇心,也都被賀文雄給吊了起來,這家伙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喜歡吊人胃口了。

  “哈哈哈,不說別的,看你們這一個個一臉懵逼的樣子,我這心里別提多開心了。”

  看到別人的表情,賀文雄倒是哈哈大笑了起來,難得看到這幫家伙蒙圈,看來以后要偶爾這么玩一玩。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玄幻小说排行榜 pk10计划人工在线计划 彩神app官网下载 极速飞艇走势图表 够力七星彩排列五 安装 摆摊卖手工水饺赚钱吗 玩龙虎和时时彩怎样赢 排列五缩水软件电脑版 pk106码怎么倍投 11选5彩票娱乐平台 幸运16稳赚挂机模式 11人足球位置介绍图解 白小姐透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