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一章 曝光
242/1236

第二百四十一章 曝光

  喝,真是什么大爆料都出來了,又牽扯出了一個公立大醫院的婦產科主任。

  “當時你沒有拒絕他嗎?”李博宇的眼睛瞇了起來。

  “我拒絕了!可是王主任威脅我說,如果我不在兩張證明上簽字的話,他就會給院里打報告,要辭退我。”

  方華臉上出現了怒色,“我本想到院長那里去揭發他,可是沒想到,在后來副院長竟然也去了婦產科的辦公室。我勢單力薄,和他們斗不起,所以只能妥協了。”

  按照法律規定,被人脅迫制造偽證的,不算違反了《民事訴訟法》,自然也就涉及不到處罰了。

  而且還真是夠刺激,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民事訴訟案,沒想到把兩位公立大醫院的中高層給拉下了馬。

  因為本案結束之后,肯定會有衛生以及反貪部門的人前去朝光區第二中心醫院調查,到時候,這兩位,不被前去調查的人帶走才怪了!

  “審判長,我的問題問完了。”李博宇轉過頭,看向了審判臺。

  法庭又開始休庭了,只不過這次的休庭時間很短,十分鐘之后,法官們就從后面走了回來。

  “經查驗,被告方出具的住院證明、出生證明系偽造,不具備任何法律效力。”

  審判長面無表情,“另,根據我國……被告方代理律師魏偉,情節比較嚴重,當處以行政拘留7日,并處5000元罰款,立即執行!”

  看來法庭對他厭惡地夠嗆,開始執行了!

  馬上就有法警走了過來,直接從被告席位上,把魏偉給帶走了。

  好嘛,賠了夫人又折兵!

  魏偉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,不過也沒辦法,總不能和國家機器作對吧?

  這回錢馨語傻眼了,連代理律師都被帶走了,這特么地還怎么繼續打官司?難不成讓她擼起胳膊自己上嗎?

  “鑒于被告方沒有律師,本次庭審休庭,下次開庭另行通知!”審判長拿起法槌,重重地敲了下去,“休庭!”

  嘩啦啦!

  法官們、書記員通過法庭內門走了出去,陪審團以及原、被告雙方,朝著法庭門口走了過去。

  大門口,錢馨語和劉子夏碰上了。

  “劉……”錢馨語抬頭看著劉子夏,張嘴似乎想要和他說話。

  劉子夏看都沒看她一眼,甚至還加快腳步走出了法庭大門。

  咔嚓、咔嚓!

  大門外,是一大片長槍短炮,以及不停閃爍的相機閃光燈。

  “劉先生,請問這次庭審有沒有當庭宣判?”

  “請問宣判結果是什么?”

  “劉先生,對本次庭審,您有什么想要說的嗎……”

  各大媒體的記者們,在外面等著的時候,心里充滿了各種期待,他們感覺時間過得很慢,每過一分鐘都是煎熬。

  現在劉子夏他們出來了,那就意味著庭審結束了,還不趕緊地上去詢問一下,還等什么?

  劉子夏什么都沒有說,只是在集團的保安護送下,離開了朝光區人民法庭。

  因為他相信,肯定會有旁聽席的人,把這次庭審的情況透露出去的,與其自己說出來,倒不如通過別人的口。

  法院內,看著大門口在閃光燈下劉子夏的背影,錢馨語銀牙都快要碎了,那眼里的忌恨,毫無顧忌地顯露了出來。

  看了看外面堵住大門口的各大媒體的記者們,又低頭看了看限量包包里那些厚厚的照片,錢馨語做出了決定。

  ……

  從法院出來,公司索性也不去了,劉子夏直接驅車回了家。

  剛一進門,李夢一就迎了上來,問道:“子夏,怎么樣?有沒有當庭宣判?”

  “沒有。”劉子夏搖了搖頭,“錢馨語的代理律師被法警給帶走了。”

  “啊?”這回李夢一傻眼了,這什么情況?

  “是這樣的……”劉子夏一邊往屋子里走,一邊解釋道:“今天在法庭上……”

  等聽完劉子夏的解釋,李夢一笑了起來,笑得很暢快,很解氣的那種:

  “這個錢馨語,一向喜歡蹭熱度,這次可到好,開庭正打著官司呢,代理律師因為偽造證據被拘留了,不行了,要笑死我了,哈哈哈……”

  “好了,好了,你也別笑了!”

  劉子夏笑著摸了摸李夢一的臉頰,說道:“明后天還有兩場官司要打,等清理完這些瑣事,我就要飛上滬進行《愛情公寓》的拍攝了,在拍攝之前,我打算帶月月回趟家,你去不去?”

  “回家?”正笑得開懷的李夢一,突然停了下來。

  就像是錄音帶卡住了一樣。

  “怎么,你不愿意跟我回家嗎?”劉子夏奇怪地問道:“還是說,最近檔期有安排了?”

  “不,思琪姐還沒有給我排太多的活動……就是,我這樣跟你回家,你家里人不會把我趕出來吧?”李夢一猶豫了。

  自從那天聽劉子夏講了自家的情況之后,李夢一心里就一直感到很忐忑。

  醫學世家啊,而且還是傳承有序的醫學世家。

  像這種傳統家庭,說不定對娛樂圈的演員、歌星們是看不起的,畢竟甭管是古代還是民國時代,‘戲子’都不過是給人取樂、消遣的存在。

  而且,當初劉子夏上了華戲,并沒有學醫,李夢一也是擔心,擔心劉子夏的家里人會因此,對娛樂圈的人感到厭惡!

  “怎么會把你趕出來呢?”劉子夏啞然失笑道:“你可是我孩子她媽,要是把你趕出去,我是不是也要帶著月月離開了?”

  李夢一歪著腦袋看著劉子夏,說道:“你家里,同意你回去了?”

  “同意!”劉子夏點點頭,“就是從那次和金石堂的直播之后,家里就和我聯系上了,叫我有空就回家看看。”

  說到這里,劉子夏的臉上露出了思念的表情,他說道:“說起來,也快有五年的時間沒有回家了,不知道他們怎么樣了……”

  看到劉子夏臉上的表情,李夢一感覺心里的柔軟被戳了一下,抓住劉子夏的手,柔聲道:“我和你一起回家!”

  “好,我帶你回家見公婆!”劉子夏回過神來,低頭輕吻李夢一的鼻尖。

  “討厭!”李夢一臉都紅了。

  叮鈴鈴!

  就在劉子夏和李夢一情到正濃的時候,一陣悅耳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。

  原本劉子夏是不打算接的,可是看到手機上的來電顯示,是夏月工作室的座機號碼,就把電話接了起來。

  “喂,我劉子夏!”劉子夏滑動電話,回道。

  “老三,出事了,出大事了!”電話剛一接通,蘇諾的聲音就響了起來,聽著似乎很急切。

  “怎么?出什么事了,你慢點說!”劉子夏臉上輕松的表情,慢慢收了起來。

  蘇胖子很少有這種語氣說話的時候,看來應該是真的出事了!

  “子夏,網上有人發帖子,聲稱在你參加《華夏新聲音》節目錄制的時候,拍到了月月和神秘女性親密游玩的照片!”

  蘇諾緩了緩情緒,繼續說道:“而且經過推測,言明神秘女性就是影視明星李夢一,爆料的人稱,準備在明天的時候,就把這些照片全都發出來!”

  “你說什么?”

  聽到蘇諾的話,劉子夏的臉色微變,站在他身邊的李夢一,俏麗的面容也出現了一瞬間的變色,一雙白皙的小手,下意識地抓住了劉子夏。

  感受到李夢一心里的緊張情緒,劉子夏伸出手,摸了摸李夢一的頭發,低聲安慰道:“沒事的,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……”

  劉子夏確實覺得這不是什么大事,因為兩人的關系遲早是要曝光的,區別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。

  現在,既然有人曝光了,那就大方承認好了,這有什么?

  “你說啥?這還不是大不了的事?”

  因為沒有掛斷電話,所以電話另一頭,蘇胖子還以為劉子夏在和他說話,語調一下子提地老高。

  “沒跟你說話!”劉子夏沒好氣地沖著電話說道。

  “沒跟我說話,那是跟……臥槽,老三,網上傳的事不會是真的吧?”

  蘇胖子開始的時候還有些不在意,聽到劉子夏這么說,心里頓時猜到了一個可能。

  劉子夏和李夢一的事,以及月月是他們親生女兒……

  知道這兩件事的,只有郎文星、老郎的兩個女兒、程思琪、何晶晶,再有就是朝光區民政局辦理婚姻登記的兩名工作人員,以及‘姜家宴’的老姜家人了。

  蘇諾,甚至包括宋青山他們,全都是不知道的。

  “沒錯,就是你想的那樣!”劉子夏索性大方承認了,再說蘇胖子也不是外人,知道就知道了!

  “臥槽,老三,還是你牛.比啊!”

  蘇胖子有些夸張地大叫了起來,“竟然拿下了當年咱們華戲的校花,現在的影視一線明星!你這能力,我是真佩服你!”

  劉子夏有些無奈,這蘇胖子還真是神經大條,剛剛還精神緊張呢,這會說話就開始嘴瓢了。

  “對了,老三,我就不問你是怎么拿下這位大美女的了。”蘇胖子笑了好一會,說道:“我就想知道,李夢一能不能接受咱閨女!”

  月月長得可愛,再加上她乖巧的性格,不論是劉子夏的朋友們,還是他工作室的員工們,都很喜歡這個小丫頭。

  蘇胖子自然不希望,劉子夏給月月找的后媽,不接受月月了!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玄幻小说排行榜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前三组 七星彩三字定概率码 农村干什农村干什么赚钱 捕鱼大师的工具包 吉林快三购买平台 写qq日志能赚钱吗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软件下载 袁枚赚钱的诗词 北京pk拾最新公式规律 三期内必开一期香港 乐享彩票 捕鱼游戏场景